高教公告
学术前沿
教学实践
海外博览
战略规划通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清华大学
西安交通大学
 

你是未来的精英吗?——美国高校招生标准对学生未来预测

【2017-10-31】

美国高校经过三百多年的发展,已经逐渐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招生标准。美国高校招生标准早就受到我国学者的关注,但是这些标准对学生未来发展的意义却被忽略了。美国高校多样化、层次化的招生标准不仅仅是选拔当下表现优秀的学生,更重要的是辨别未来的社会精英。美国高校实行这样一套招生标准体系如何为美国高校人才培养和高等教育发展提供保障,如何搜寻未来的社会精英,这值得我们去深究。本文从美国高校的招生标准对学生大学期间学术成就、学业维持和学位获得的预测作用三个方面,分析美国高校招生标准的有效性,以期启发我们思考招生标准的价值不在于标准本身,而在于是否能有效预测学生大学期间的学业表现、持续投入程度、学位价值,甚至是毕业后的发展。

一、美国高校的招生标准

美国高校的录取评价指标多元,包括中学成绩、标准化考试分数、课外活动、才艺与能力、个性品质等。如哈佛大学( Harvard University) 要求申请的高中毕业生递交网申表格( 主要包括学生的基本信息、教育情况、家庭情况、证书性考试情况、活动情况、写作、违纪违法情况、个人陈述或论文等,以及回答有关学术、活动等问题) 、学术能力评估考试( 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SAT) 或美国大学入学考试( American College Testing,ACT) 成绩、带课程成绩的高中报告( 通常包括平均分即GradePoint Average-GPA,班级排名,是否有违纪行为,指导老师对申请人课程强度、学习情况、活动、个性等的评价等等) 、学年中期和学年末期报告( 跟高中报告一样,高校用以检验学生录取后是否维持学习状况) 、两个老师的评价信或推荐信、两门SAT科目测试成绩、面试( 通常可选) 以及一些补充材料( 如艺术作品、研究成果等) 。对普林斯顿大学( Princeton University) 、耶鲁大学( Yale University) 、哥伦比亚大学( Columbia University) 、斯坦福大学( Stanford University) 等学校的招生文本和学生申请所需材料进行分析,虽然有些高校所需要的补充材料有所不同,但是从文本分析可以看出每所高校要求所递交的材料具有高度的趋同性。
 

多样化的招生标准可依据高校对其重视程度进行分类。根据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 National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 NA-CAC) 每年对美国高校招生标准的调查,把招生标准分成四类,如表1 所示。

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每年从各高校、美国教育部、美国大学理事会等收集数据,结合实证调查,计算出每个招生标准从非常重要、中等重要、一般重要到不重要的高校比例,2012 年的计算结果如表2 所示。

从表1 和表2 可以看出美国高校在招生过程中最重视的还是能够量化的客观标准,特别是大学预科课程成绩和课程强度,如耶鲁大学在招生过程中首先考虑的是申请人的学术能力。同时,美国高校招生标准多样化程度很高,正如哥伦比亚大学所强调的: “我们在招生过程中对申请人进行整体的评价,,我们的录取决定是基于多样化的指标。”斯坦福大学指出: “运用多样化的指标去整体地评估申请人,是为了选拔出学术卓越、思维活跃、独一无二的学生。”高度多样化的招生标准能否有效地帮助美国高校选拔出适合自己培养的未来社会精英,可以从招生标准对学生大学期间的学术成就、学业维持和学位获得三个方面的预测作用进行分析。

二、对学术成就的预测作用

高校在招生录取的过程中,利用招生标准预测学生大学期间的学术成就。学生大学期间的学业表现和学术成就直接关系到学生的学业维持、学位获得,甚至是学生毕业后的发展,进而影响到学校的发展。很多学者对能预测学生大学时期学业表现的学术因素进行了详细的研究,以试图帮助大学招生人员辨别出什么样的学生在大学期间最可能获得学术成就。

很多研究证实了大学期间的学术成就与招生标准有着显著的直接关系。贝茨( J. R. Betts) 和莫雷尔( D. Morell) 在1999 年研究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San Diego) 本科生学术成就的预测变量时,发现SAT成绩能有效地预测大一的GPA和学术成功,学生SAT阅读成绩每提高100 分,大一的GPA就会提高0. 08 分; SAT数学成绩每提高100 分,大一的GPA就会提高0. 09 分。

班级排名的预测作用不言而喻。德克萨斯州( State of Texas) 、加利福尼亚州( State of California)和佛罗里达州( State of Florida) 的州立大学都实行“百分比计划” ( Percent Plan) 政策,这些政策规定本州公民的学生在高中毕业班排名前百分之多少在申请本州公立大学时具有优先被录取的权利,如德克萨斯州实行 “前10% 计划” ( Top Ten PercentPlan) ,该政策规定在高中班级排名前百分之十的德州公民的学生可以选择德州任何一所公立大学入学。加利福尼亚州实行 “地方合格性确定标准” ( Eligi-bility in the Local Context) ,佛罗里达州实行 “有才能的20 计划” ( Talented Twenty Program) 。这些政策都肯定了班级排名对学生在大学期间表现的影响。德克萨斯州大学奥斯丁分校( University of Texas atAustin) 前校长福克纳( L. R. Faulkner) 指出班级排名能有效地预测学生大学期间的学术成就,高中班级排名前10% 的学生比10% 后的学生平均SAT成绩高200 -300 分,而且,班级排名比某次标准测试成绩更能预测大学期间学术成就,更能有效测量大学四年期间的学业表现。牛( S. X. Niu) 和廷达( M. Tienda) 在2009 年研究德州五所不同选拔程度大学中学生的学业表现发现高中班级排名能有效预测学生大学时期的学术表现,高中班级排名在预测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大一GPA的所有变量中占16% ,预测大四GPA所有变量中占14% ,预测四年内获得学位所有变量中占3. 5% 。
 

随着申请名校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名校门槛不断提高,不但高中GPA、标准测试成绩和班级排名这些常规化、定量化的标准受到高度关注,一些大学预科课程、荣誉课程、科目性考试成绩的预测作用也得到了验证。盖泽和塔德利( R. Studley) 在2002 年研究发现高中时期所修的大学预科课程成绩也能有效地预测大学期间的学术成就,而且他们还研究了SATII对1996 - 1999 年78,000 名加州大学学生大学期间学术成就的预测作用。

美国大学招生标准中的一些主观性材料也能有效预测学生大学期间的学术成就,如推荐信、评价信、个人陈述、小论文、社会服务工作经历、课程强度等。这些材料能反映学生的隐性能力和认知发展情况。这些能深刻影响学生大学期间的学业活动,从而预测学生大学期间的学业表现。鲍尔和梁( Bauer,K. ; Liang,Q. F. ) 在2003 年研究发现学生申请材料中反映出的认知因素如知识的习得、批判性思维、认知信息的加工与提炼、能力的自我认知等能影响学生大学期间的学业成绩。马尔( D. G. Meagher) 等人在2006 年研究药学学生大学期间学术成功及毕业情况的预测因素时,发现高中所修的课程,特别是与专业相关的课程比某次标准测试更能预测学生未来的学术成功和毕业情况。学生高中时期所修的高难度课程是大学期间学业成功的最佳预测,学生高中时期课程的学术强度越高,学生大学期间取得学术成就的可能性就越大。因此,学生高中课程的强度和获得的成绩是大学招生中主要的录取决定因素。主观的申请材料与学生高中时期的学术表现、课程强度和成绩等也能反映出学生学业兴趣和对学业的投入,从而预测学生大学时期的学业成就。

三、对学业维持的预测作用

与我国高等教育市场相比,美国的高等教育市场更加活跃,学生转学和回到高等教育市场的机会更多,大学的转学率和辍学率很高。大学面临的一个重要的挑战是学业维持率,美国四年制大学的学生平均有五分之一以上辍学或转学,如图1 所示。非营利性私立四年制大学的学业维持率要比公立大学和平均的学业维持率要高,但是美国高校的学业维持率整体上还需要提升。此时,高校在招生过程中要筛选出大学期间既能获得较高的学术成就,又能在学校继续学业的学生。

学生的流失对高校的发展很不利。阿博克拉夫特( M. L. Upcraft) 和加德纳( J. N. Gardner) 在1989 年研究发现美国大学生在大一至大二学年期间,有四分之一的学生离开大一所读的学校。因此,高校在招生过程中需要用招生标准有效地辨别学生大学期间学业维持意愿,重视学生对高校的热情程度,如图2 所示。从图2 可以看出,从03 年开始,高校开始重视学生对高校的热情程度,到2006 年,认为申请人对高校的热情程度非常重要的高校一直维持在20% 以上。列维兹( R. S. Levitz)等人在1999 年研究发现四年制大学每维持一个全日制新生至四五年后毕业时平均能获得15,000 至25,000 美元的总收益( 包括学费、拨款、 食宿费、经济资助及其他) 。因此,高校在学业维持上的投资是有收益的,大学其他投资很少能有这么高的收益。而且学业维持率是大学学术水平和学生成就的重要指标。大学的学业维持率对大学的教育质量和财政有着重要的影响,也反映了该大学学生的学业表现,并影响着高校的毕业率。因此,大学在招生过程中,除了要吸引学生申请和注册入学,还要辨别出大学期间能坚持学业的学生。

招生标准对学生大学期间学业维持的预测作用也得到了很多研究的证实。比彻( M. Beecher) 和费舍尔( L. Fischer) 在1999 年研究发现高中GPA对学生大一学业维持的预测作用最大。自1983 年开始,ACT公司每年都会调查美国大学的学业维持率。2013 年ACT公司调查的469 所公立四年制大学大一学年至大二学年的学业维持率为72. 2% ,905 所私立四年制大学大一至大二学年的学业维持率为71. 8% 。ACT的调查发现大学一届学生的流失率每上升一个学年就会降低二分之一。以2013 年ACT所调查的905 所私立四年制大学2012 级学生为例,2013 年大一至大二的流失率为28. 2% ,2014 年大二至大三学年学生的流失率为14. 1% ,2015 年大三至大四学年为7. 05% ,2016 大四学年为3. 5% 。四年后2012 年注册入学的全日制新生只剩47. 1% ,意味着四年内有52. 9% 的学生会转学或辍学。可见,预测学生大学期间的学业维持率是非常重要的。高校在招生过程中通过招生标准尽可能筛选出能够维持学业的学生,从而把大学期间整个学生流失率降到最低。

通常大学通过学生高中时期的学业水平、学习态度、对学习的付出程度、对大学的热情程度及对大学的满意度来判断学生入学后是否能坚持学业。大学需要从学生的申请材料中找到能预测学生大学期间会继续学业的信息。拉特科夫斯基( V. A.Lotkowski) 等人在2004 年研究大学学业维持的因素时发现招生标准的学术因素高中GPA最能预测学生大学时期的学业维持情况,接下来是标准测试成绩和班级排名; 非学术因素有学生的学业目标、对大学的态度及学习中的技能及自信程度等,这些因素反映在个人陈述、推荐信、面试等主观申请材料中。而特罗斯( S. A. Tross) 等人在2000 年以美国东北一所四年制大学844 名本科生为样本,用模型证明高中GPA和标准测试成绩在预测学生学业维持的所有变量中占29% ,非认知因素中的责任心( conscientiousness) 占7% 。学生的非认知因素反映在学生的服务工作经历等材料中。考夫曼( D. Kaufman) 等人在2012 年用模型研究影响学生学业维持的变量时发现,学生高中GPA和班级排名与学生大学时期学业维持呈显著正相关。戴尔( J. E. Dyer) 等人认为学生高中时期的相关课程及相关的项目能有效预测学生大学时期的学业维持,并通过研究发现学生高中时期的农业类课程及参与的农业类相关项目在预测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abana-Champaign) 农学院大一学生学业维持的所有预测变量中占17% 。学生的经济状况和种族等个人信息也能有效预测学生大学时期的学业维持,学生的经济支持( 如父母的收入、学校经济资助、学生工作收入等) 力度越大维持学业的可能性就越大。因此,美国高校,特别是财力雄厚的高校,有着非常完善的奖助贷体系,尽可能使经济因素对学生的影响降到最低。

四、对学位获得的预测作用

低毕业率一直是美国高等教育的心病,如图3 和图4 所示。低学位获得率不利于学校的发展,为了提高大学发展效率,同时又能提高人才培养的质量和高校的声誉,美国高校在招生过程中就着眼于提高学校的学位获得率,通过招生标准预测学生的学位获得,从而在提高人才培养效率的同时又能保证人才培养质量。

很多学者通过研究证明招生标准对学位获得具有预测作用,高校可以通过有效利用招生标准来提高学生的学位获得率。比彻和费舍尔在1999 年还研究了招生标准对学位完成的预测作用,发现学生高中时期的成就对大学学位获得率的预测效度高达65% ,如大学预修课程成绩、高中GPA、高中班级排名、标准测试成绩等。多尔蒂( C. Dougherty)等人在2006 年研究发现大学毕业率与学生所修的AP课程及成绩相关。米切里通过研究高中招生标准与学位获得的相关程度发现,虽然招生标准与学位获得的相关性不如与学业表现的相关性那么高,但是确实存在一定的影响,学位获得与高中GPA和高中班级排名的相关性都为0. 18,与SAT的相关性为0. 11,与ACT的相关性为0. 13。学生高中时期学术准备越充分,学生的高中GPA和标准测试成绩就越高,学生大学期间的学业表现就越好,坚持学业的可能性就越大,学生顺利获得学位的可能性就越大。因此,高中GPA和标准测试成绩能有效预测学生的学位获得情况。盖泽和桑特利塞斯在2007 年研究了大学教育结果和毕业情况的预测变量,认为高中GPA能预测学生大学期间整个过程的结果及毕业情况; 高中GPA与标准测试成绩结合能明显提高对大学学位获得情况的预测作用。阿斯廷( A. Astin) 等人在1987 年研究发现高中GPA和标准测试成绩是学生大学时期学业维持和学位获得最有力的两个预测因素。进入大学时平均成绩在A等级的学生四年后获得学位的概率是C等级学生的七倍; SAT成绩最高的学生四年后获得学位的概率是SAT成绩最低的学生的六倍。
 

除了学术因素,一些高中时期的非学术因素也能预测学生大学时期的学位获得情况,如经济因素、学生的学业动机、社会适应度、家庭因素、兴趣爱好、课外活动等,这些因素影响学生的入学决定、学业表现、学业维持和学位获得。阿德尔曼( C. Adelman) 在2006 年研究发现高中课程的学术强度比其他大学前的因素更能提供促使学生完成学业的动力,也比其他高中的因素更加稳定地预测学生大学学位完成情况,为大学整个过程的学习做好充分的准备,以保证大学学习期间获得较高的学业满意度,从而能坚持学业并顺利毕业。艾伦( D. Allen) 在1999 年的研究证明了学生对学术的强烈愿望会促使学生完成大学学业。摩尔( R. Moore) 在2004 年的研究也发现动机外显的形式表现为投入程度、持续性、努力的程度等,学生在上大学之前就有明确的学习动机,大学期间就会投入到学业当中以保证大学期间学业成功,从而保障能够顺利毕业。因此,学生在高中时期对大学教育和学位的期望程度越高,学生努力追求大学学位的积极性就越高,获得学位的机率就越大。可见,高校通过招生标准测量学生在高中时期达到的显性成就,挖掘完成学位所需要的、在大学期间能够培养的隐性能力,从而预测学生能够获得学位的可能性。

五、总结

通过分析美国高校招生标准,以及招生标准对学生大学期间学术成就、学业维持和学位获得的预测作用,可以看出,美国高校招生过程是一个承上启下环节,在设立招生标准之初就为招生标准的效度设立一系列长远的目标。研究和实践都证明,美国高校通过招生标准有效地实现了目标。美国高校招生标准能够对学生大学期间的学术成就、学业维持和学位获得进行有效地预测。通过分析总结以往的研究可以发现,高中GPA最能预测学生大学期间的学术成就、学业维持和学位获得。虽然标准测试受到一些学者的质疑,但是标准测试成绩对学生未来的发展和表现的预测作用毋庸置疑。高中班级排名反映出学生在群体中的一个位置,能有效预测学生在未来群体中的状态。学生所修的大学预修课程至少能让高校看到学生追求大学学位的意愿。学生所修课程以及整体成绩的曲线可以看出学生一个学习的过程,让高校清晰了解学生兴趣所在以及努力程度。个人陈述和写作让高校了解学生如何自我评价以及如何自我展示,而其他人对学生的推荐和评价让学生更加立体等等。美国高校通过招生标准整体评价学生过去的表现,预测未来的发展。
 

当然,一个国家高等教育的成功是一系列标准体系共同作用的结果,招生标准只是其一。比如,学位评价标准体系对高等教育质量和人才培养的质量是非常重要的。从图3 可以看出,美国高校平均毕业率比较低,而公立大学的学位获得比例更是低得让我们无法接受。作为经费提供者的政府为什么能容忍如此情况,这也许对我国有一些启示。为了获得学位,学生往往需要五六年的时间,甚至更长。从另一个视角可以看出美国是如何保证人才培养质量,也许这就是美国高等教育成功的 “秘诀”之一。因此,我们不能迷信一个招生标准能为整个高等教育系统带来起死回生的效果,我们在改革招生标准时,应更加重视标准对未来的意义。

对美国标准测试预测作用的研究也许对我国最具借鉴意义。美国标准测试侧重于能力测试,SATI就是能力测试。除了SATI还有SATII科目成就测试,SATII更类似于我国的高考。 阿特金森( R. C. Atkinson) 在2001 年通过研究发现,类似于SATII这样的科目成就测试或者基于课程的测试更能有效反应出学生的学习成就,更能预测学生大学期间的学业表现。盖泽和塔德利在2001 对过去四年78,000 名大一新生进行分析也证实了这一点,SATII比SATI更能预测学生大学期间的学业表现和学业维持情况。同时, 阿特金森( R. C. Atkinson) 2001 年的研究数据还表明SATII不但能更有效地预测学生大学时期的学业情况和学业维持情况,还是更加公平的招生标准,SATII对学生社会经济背景的敏感度很低。阿特金森通过控制学生家庭收入和父母的教育情况等变量,发现SATI的预测作用大大降低,而SATII的预测效度不受影响。可见,那些测量学生能力的试题不一定就真正能帮助选拔到优秀的学生,而测试学生学习效果的试题也不一定选拔出来的就是只能考试的学生,重点在于学习成就型考试本身的有效性和科学性,这对我国高考的改革具有一定的启示。

参考文献(略)

(本文来源:现代大学教育。作者:方水凤(1985-),女,江西景德镇人,大连理工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教育管理专业博士生;姜华(1963-),男,辽宁沈阳人,大连理工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高等教育质量与评价研究所所长

 

西安思源学院地址:西安市东郊水安路28号
Copyright © 2002-2015 西安思源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