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公告
学术前沿
教学实践
海外博览
战略规划通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清华大学
西安交通大学
 

牛津、剑桥 偏爱“精英”阶层

【2017-12-29】

 

通过对16万人所做的调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麦克·萨瓦格(Mike Savage)出版了《21世纪的社会阶层》一书,认为传统英国社会阶层的三分法已过时,并提出了七分法,即精英阶层(Elite)、世袭中产阶级(Established middle class)、技术性中产阶级(Technical middle class)、新型富有工作者(New affluent workers)、传统型劳动阶级(Traditional working class)、新型服务工作者(Emergent service workers)、不稳定无产者(Precariat)。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最新数据显示,绝大多数的牛津大学、剑桥大学新生均来自英国社会顶级的两个社会阶层家庭。
根据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招生数据统计,2010年至2015年期间,平均有4/5新生的父母为英国顶级的专业人员或管理人员,且占比逐年增加。具体数据为牛津大学从2010年的79%升至2015年的82%,其间,仅有3所学院每年招收了一名英国黑人学生。剑桥大学占比从2010年的79%上升至2015年的81%,而这期间未招收任何英国黑人学生。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平均每年用于拓宽招生渠道的经费高达500万英镑。
数据还显示,2010年至2015年间,牛津大学、剑桥大学新生来源地更加集中在少数传统富裕区域。其间,牛津大学向赫特福德郡、萨里郡、肯特郡、牛津郡4个郡招收了2953名新生,而向整个英格兰北部才招收了2619名新生,招生最少的8个区域总计为31名新生,占比仅为0.001%。剑桥大学向赫特福德郡、萨里郡、肯特郡、牛津郡、白金汉郡等5个郡招收了2812名新生,向整个英格兰北部招收的新生也仅为2619名,而招生最少的8个区域总计为8名新生,占比仅为0.0005%。牛津大学48%的新生来自伦敦及伦敦东南部,11%的新生来自英国中部,仅有3%的新生来自威尔士。剑桥大学48%的新生来自伦敦及伦敦东南部,12%的新生来自英国中部,仅有2%的新生来自威尔士。
英国原高等教育部长、现工党议员大卫·拉米(David Lammy)表示,上述情况令人震惊。7年前,他就提出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的招生充满了种族、阶层和区域的偏见。他认为现在的情况比7年前更加糟糕,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已经成了英国上层阶级和特权阶级最后的坚固堡垒和封建自留地。他表示,牛津大学、剑桥大学两所大学每年享受来自全国税收财政支持高达800万英镑。如果这两所大学仍不改进,就不应再享受财政支持。
 
作者简介:王泽宇,中国驻英国大使馆教育组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报》2017年12月29日第6版
 
西安思源学院地址:西安市东郊水安路28号
Copyright © 2002-2015 西安思源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