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遗产保护学院主页

聚焦两会——政协委员谈文物工作(下)
发布日期:[2017-03-10]

聚焦两会——政协委员谈文物工作

 

吕建中:推动非国有博物馆健康发展

    近年来,在国家各项政策的扶持与引导下,博物馆事业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随着国家“将博物馆事业纳入国家战略”的总体布局和《国家文物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的颁布实施,我国的博物馆事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目前,我国的非国有博物馆数量达到1110 家,占到博物馆总数的23.7%,成为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力量。特别是日前公布的“国家一级博物馆”名单,非国有博物馆首次上榜,这充分体现了国家对非国有博物馆在发挥藏品管理、科学研究、公共服务、社会教育等方面作用的肯定。但同时,我们也应看到,非国有博物馆管理不规范、功能不完善、基础工作薄弱、运行状况不佳、经费保障不足、社会影响力不够、可持续发展能力弱等突出问题仍然普遍存在。这些问题制约和影响了非国有博物馆进一步健康有序的发展。

2015年,国家文物局对2014年以前备案登记的830家非国有博物馆进行了评估。其中,达到基本合格的有611家,达到优秀的有27家,占备案登记的3.25%;达到全国博物馆定级评估三级以上的非国有博物馆仅有8家,占比不足1%。究其原因,除了运营经费等硬件条件不具备,规范管理等软件条件也不达标。因此,推进非国有博物馆的规范管理,提升博物馆的运营质量,是推动非国有博物馆健康发展的关键。

而当前非国有博物馆对推进规范管理不积极的原因表现在:一是缺少相应的财力和专业人员的支持;二是实现博物馆规范管理后,并不能解决其运转经费不足的问题,也就是博物馆规范管理达标与达标结果运用存在“两张皮”的问题。

为了充分发挥非国有博物馆的重要作用,调动非国有博物馆实现规范管理的积极性,我认为,应按照《博物馆条例》中“公平对待国有和非国有博物馆”的原则,制定具体的、可操作的政策,解决“两张皮”的问题。为此建议:

应积极宣传、贯彻“一视同仁”政策。各级政府对被授予不同等级的非国有博物馆与同级的国有博物馆给予同等的资金扶持和待遇。运用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等手段使出资保护国家文化遗产,传承中华优秀文化的民营企业和个人享受到与国有博物馆同等的待遇。

鼓励非国有博物馆开发与文物保护、文化传承相关的创意产业,形成新的旅游资源和“文化+旅游+体验+文化消费”的发展模式。

对采取“走出去、请进来”模式推动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文化交流与“民心相通”的非国有博物馆给予政府支持。

(吕建中:全国政协委员、西安大唐西市博物馆理事长)


王勇超:构建“丝绸之路中华民俗文化长廊”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唯一文化根脉不断、绵延发展的伟大民族。五千年中华文明史,不仅产生了丰富多彩、光辉灿烂的精英文化,还留存下了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民俗文化,这是我们能够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根本所在,每一个炎黄子孙都应因此而自豪。

陕西是中华文明的重要源头之一,其历史地位和文化地位无以替代,是蜚声海内外的文化大省。陕西是“天然历史博物馆”,文物点密度大、数量多、等级高,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陕西省委、省政府审时度势,充分认识到这种独特资源优势对陕西加快发展的重大意义,扎实推动文化大省向文化强省转变,不断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深入挖掘和充分利用文化资源,着力培育陕西文化品牌,文化建设呈现出崭新局面,陕西文化影响力和吸引力进一步增强。

经过30多年时间筹备创办的西安关中民俗艺术博物院,目前已抢救保护历代民俗遗物四万余件(套),尤其是40院近千间由关中各地迁建的明清古民居和8600多根石雕拴马桩最为引人注目。这些珍贵的藏品,成为数千年来多民族生存和文化交流融合的历史见证,被专家们称为民族文化的“基因仓”和“标本库”。博物院还承担着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等社会职能,在服务社会、以文化人、传承文化等方面,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已成为提高观赏者道德情操、远见卓识、才能技艺、知识学问、审美能力的“大学校”。

民俗文化是民族文化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孕育了皇家、儒道等上层文化,它以更本源、更深层、更厚重、更广泛、更稳定的特性,滋养着中华民族的繁衍和发展,发挥着教化、规范、维系、调节等重要功能。

在国家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大背景下,陕西处在这一战略的重要节点,占据了向西开放的前沿位置。目前,陕西正在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大格局中,加快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在这一进程中,陕西民俗文化面临更大发展机遇,也能够发挥更大作用。我们民间文化工作者需要以更大努力,把陕西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保护好、传承好、发展好。

因此,我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应该积极调研,支持陕西构建“丝绸之路中华民俗文化长廊”,统筹谋划和建设一批具有示范引领作用的民俗博物馆、展览馆、纪念馆、风情园,以及各具特色的民俗小镇,依托这些项目,以点串线,以线带面,把现存的各地区有形的和无形的民俗文化遗产都保护起来、弘扬起来、传承下去,使陕西民俗文化旅游产业有序竞争、各显其能、协调发展、共同提高。在陕西探索的基础上,将“文化长廊”不断延伸到国内丝绸之路沿线各地区,最终建立起“中华民俗文化大长廊”,打造出一条独具特色的民俗旅游精品线路。

在具体工作中,建议从以下四个方面给予支持:

一是国家应成立重大民俗文化建设项目专门组织指导机构,负责出台相关法规政策和实施方案。同时,建议将丝绸之路中华民俗文化长廊建设,纳入国家正在实施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统筹规划,积极推进。

二是政府应对列入中华民俗文化长廊的项目,不论所有制形式,都一视同仁;对具有填补空缺、意义深远、带动作用大的项目,给予政策倾斜,实行奖励和政府购买服务,充分发挥其社会教育功能。

三是加大政府培育和扶持力度,尽快把中华民俗文化长廊打造成文化精品工程,成为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中国梦想的精神宝库,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并形成具有活力和潜力的经济增长点。

四是支持对丝绸之路起点中华民俗文化资源的有效整合,并加强对沿线国家民俗文化的深入研究。设立丝路文明国际民俗文化探源工程,举办国际性的民俗文化论坛或民俗文化节庆活动,推出一批具有创新性、创造性的高品位的丝路民俗文化成果,并予以出版发行,持续增强中华文化的软实力和影响力。

 (王勇超:全国政协委员、西安关中民俗艺术博物院院长) 

 

 辉:实施国外藏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工程

三十多年前,由国务院副总理谷牧同志亲自主抓,国家文物局组织实施完成了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工作。1983831日,在北京专门成立了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委任谢稚柳先生为组长,启功和杨仁凯先生为副组长,徐邦达、刘九庵、傅熹年和谢辰生先生为组员(又称七人小组)。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历时八年,在全国各地博物馆巡回鉴定了数以万件的古代书画,最后在文物出版社出版了《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图目》(24卷),为各地博物馆古代书画的收藏、整理、研究、展览和出版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此期间,还培养了一批新的书画鉴定人才,堪称是20世纪博物馆界最重要的文化建设之一。直到今天,这场鉴定活动的成果依旧积极影响着国内博物馆书画事业的发展,也成为国外同行重要的鉴定标尺,引起了西方学者的高度重视,是二十世纪书画界引用率最高的学术成果。

三十多年过去了,七人鉴定小组只有傅熹年和谢辰生两位老先生健在。限于当时的客观条件,没有对国外所藏中国古代书画进行鉴定,使今人认识中国古代书画缺失了一大部分,给这项工作留下了遗憾。

目前,随着国力的日益强大,国外的中国热日益升温,国外藏有中国古代书画的博物馆纷纷建立东亚部和中国藏品展览馆及网上展示。因历史的复杂原因,欧洲、北美和日本大约有100多家公立和私立博物馆藏有数量不等的中国古代书画,总量近万件。其鉴定结论以往大多是参考西方学者的个人意见,国内的书画鉴定家曾零星鉴赏过,但尚未完整、系统地掌握这些藏品的真伪情况。为了建立我国古书画专家学者在国际学界的话语权、为了对民族文化传统负责,建议继续由国务院领导主抓,文化部和国家文物局组织实施,以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书画鉴定专家为骨干,请上一次参加鉴定工作的先生领衔,开展第二轮的鉴定工作,可以择其比较重要的5000件左右古代书画进行真伪鉴定。面对国外藏的中国古代书画,必须要有中国的声音:认定其作者时代和基本内容,使一些中国古代书画藏品不再被西方误识和误鉴,特别是解决在西方学界长期悬而未决的鉴定问题,具有决定性的重要意义,还要弄清楚相关书画的来源问题,这是评估海外中国文化软实力的力度,也是以就地取材的方式在国外传播中华传统文明,讲清楚我们的艺术史、讲好中国故事。这项在国外开展的工作,也是一个与国外同行进行交流、切磋的绝佳时机。在这个具体的实践工作中,还可以再继续培养一批新人,使书画鉴定事业薪火相传。

鉴于国外收藏的中国古代书画散落在近百家博物馆,且路途遥远,国内资深的书画鉴定家看过其中主要博物馆的重要藏品,国外的中国古代书画也有部分到中国展出过,对已经看过的藏品,可以采取高清电子图像进行甄别和研究,对没有见过的藏品,分区域、分时段组织鉴定组前往实地进行鉴别。所有鉴定工作,可以参照80年代的工作程序、吸收当时的工作经验,有条不紊地逐项展开,这个工作将是一个比较长期、艰巨和复杂的过程,持续时间大约需要五年左右。在鉴定工作结束时,不但要出版纸质文本,而且应该在世界范围内建立一个完整的中国古代书画鉴定数据库,其中包括关于中国大陆、台湾和国外收藏的中国古代书画藏品的结论性意见,以供天下人所享用,由国内热心这项出版事业的出版社实施。只有这种大规模的和相对完整的文化建设,才能大大增强文化自信,完成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

系统完整地鉴定国外藏中国古代书画的工作应该作为国家级的文化工程,这是任何个人和任何基层单位都无法独立开展的项目,在中央的领导下,只能由文化部和国家文物局继续给予统筹协调和组织,该项目的开展需要一定数量的经费,其中主要用于国际差旅,可采取国家拨款和社会捐助相结合的方式,多渠道解决。

(余辉: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国家文物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