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遗产保护学院主页

聚焦两会——政协委员谈文物工作(上)
发布日期:[2017-03-10]

聚焦两会——政协委员谈文物工作

 

励小捷:对民间进口(进境)文物减免进口环节增值税

中国是文化遗产大国,但由于近代以来战乱和动荡,无数珍贵文物流散海外。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在47个国家、218个博物馆中,中国文物数量达167万件,即海外民间收藏中国文物数量应是馆藏文物的数倍。促进海外文物回家,事关国家文化软实力,事关国人民族情感,国家应给予鼓励。

我国现阶段进口环节税率设置成为一道在文物回归道路上的高门槛,使本可通过市场渠道回流的文物被挡在门外。目前,对100年以上的文物进口免交关税,对100年以内的文物根据材质课征3-14%不等的关税。按照增值税暂行条例规定,对进口货物(包括文物)征收17%的进口环节增值税。影响文物通过市场回流的主要因素是增值税的税率。因此,建议对100年以上中国文物进口(进境),比照对古旧图书的课征办法,实行“0”增值税率。理由如下:

第一,古旧图书亦为文物,是文物的一个类别,在进口增值税上对文物和古旧图书实行同样税率情理皆通,属于法规适用的延伸。不属于另辟范畴。若担心文物概念宽泛,可具体化为古字画、玉器、青铜器、金银器、漆器、牙角器等。

第二,对文物实行增值税0”税率,减收因素影响不大。据中拍协的统计,近五年中2011年文物艺术品拍卖交易额最高,为550亿元人民币,当年拍品中入境拍品的交易额占20%,按17%纳税为11亿元。此后的几年纳税更低。实现税收不多,但带来的影响是明显的,2011年入境拍品占比为20%2015年入境拍品只占2%,五年间下降如此之快,不能不说是在高税率下的一种市场反应。从另一角度看,如果调整为“0”税率,入境文物增加,会带动运输、保险、仓储、修复等相关产业的发展,辐射作用会大于减收因素,也是对税源的涵养。

第三,对文物实行增值税0”税率,是对拍卖企业的扶持。目前,成批量的海外文物进境,除少数购买者自己收藏,多为国内拍卖企业在海外寻找文物,然后接受持有人委托回到国内拍卖的。增值税只能由拍卖企业(入境方)缴纳。尽管增值税为抵扣税,但由于文物在拍卖市场上价格形成不同于一般商品,完全由买方对拍品的价值预期决定,等于增加了拍卖方的风险。因此,调整进口环节增值税对于拍卖市场的持续稳定规范发展将起到重要作用。

(励小捷: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

 

袁靖:进一步提升文物保护装备,做好文物科技工作

 

我国是世界文化遗产大国,现拥有不可移动文物76万多处,世界文化遗产、双遗产共39处;登记在册的博物馆有4692家;馆藏文物有4139万件(套)。据调查,馆藏文物中50.66%存在不同程度的腐蚀损害。我国还不是文物保护的一流强国,实现所有文物的妥善科学保护和合理利用任重而道远。其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文物本身的特点,决定了其保护的复杂性与艰巨性;二是文物的珍贵价值和不可再生性决定了对其保护的高标准和严要求。当下,我国文物保护工作正处于从“手工作坊”模式向现代化、科学化转变的过渡期,迫切需要现代科技和高端装备给予支撑与有力保障。

党和国家一直高度重视文物保护工作,习近平总书记更是站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战略高度,多次对加强文物保护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批示。国务院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保护工作的指导意见》,对今后一个时期的文物工作作出了重要部署,推进文物保护装备保障文物工作是其中的一项重要任务。

2012年以来,工业和信息化部与国家文物局按照“制造商+用户”、“产品+服务”的创新模式,推动供给侧和需求侧共同发力,积极推进文物保护装备产业化和应用工作。近年来,在文物环境监测、调控、文物展存,防震等方面,我国自主研发的一批文物保护专用装备,通过专项支持,在多家大中型博物馆和文物保护单位得到应用,并取得积极效果。

随着文物保护工作的不断深入,新阶段文物保护装备发展所面临的新需求、新要求也日益凸显。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量大急需和新领域的关键技术有待突破

目前我国文物保护修复专用装备几乎空白;考古发掘勘察探测、提取和应急保护、安全监控,以及专用防护设施等急需的专用装备缺乏;水下文化遗产保护、智慧博物馆、“互联网+中华文明”等新领域、新需求的关键技术攻关、创新产品研发有待突破。

二、现有产品推广还存在差距

如预防性保护装备产品在面对特定需求和环境的推广应用时,其专业化、智能化、系列化仍显不足,核心元器件的精度、可靠性、稳定性、产品的环境适应性、材料安全性、调控能力、集成度和持续工作能力等还存在短板。

三、装备应用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

产需联合开展装备应用研究的机制,企业主动性、针对性、系统性应用服务模式都未形成,很大程度上造成成熟产品效能难以完全发挥,高端装备应用极其有限,新技术和装备引进缓慢,整个行业装备应用水平与实际需求不匹配。

四、相关政策存在缺环

针对文物保护装备系统解决方案的质量控制、市场准入,以及针对文博单位装备采购、应用评估评价的政策尚处于缺位状态,不利于文保装备应用的规范化与推广。

围绕上述问题,提出如下四条建议:

一、提升文物科技发展的基础能力

建议科技部通过重点研发计划等国家科技计划,支持文物保护装备领域新材料、核心技术、关键零部件的研发和创新平台建设,提升产业发展的基础能力。

二、满足文物保护中量大面广的需求

建议工信部继续通过具体措施,引导企业加大在产品优化、质量提升、装备更新、智能制造和绿色制造等方面的技术改造力度,促进成熟装备产品的系列化,性能和质量的大幅度提升,从而尽快达到大范围满足文物保护中量大面广的需求。

三、扶持文物保护装备自主创新产品的推广应用

建议财政部将文物保护装备纳入政府采购体系,与国家文物局、工信部联合组织编制推荐性“产品目录”,引导财政资金采购市场的规范化;同时,通过国家“首购订购”政策,扶持文物保护装备自主创新产品的推广应用。

四、促进文博行业应用水平的提升

建议国家文物局加强专项经费装备/服务采购管理、质量管理及应用评估评价等政策的研究制定,引导良性市场环境形成,强化装备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促进文博行业应用水平的提升。

(袁靖: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国家文物局